进击的丹狗

我个人特别喜欢杰园和sf,不喜情绕道行事,不定期诈尸啦,谢谢小仙女小仙男们滴原谅,么么叽(๑• . •๑)

第五人格。杰园。关于谈恋爱。

介篇炒鸡甜qvq

张轶赫:


第五人格。杰园。关于谈恋爱。


先写一篇短的练练手。
无脑向小甜饼注意!!!!
关于学院向谈恋爱的日常。食用愉快❤


1.
那天学校给我们开设了新的地形课程。为了熟悉这一片新的区域,学校安排了监管学院与求生学院一对一的单独演习。
这令人头疼,虽然我一个人是不怕的,众所皆知拆卸系的艾玛.伍兹最擅长搞破坏和偷;但问题是我胆子小,见到监管学院那帮人高马大的就走不动路。只要在演习考核中被发现、被追逐、被一刀放倒,我接下来就没戏唱了。这也是我以前虽然专业成绩优秀,但门门考核都基本不及格的原因。
我曾经无数次和侦探导师沟通,我试图向他解释我可以用我优秀的专业知识拆掉几乎整个考核现场,我甚至为此专门撰写了关于如何神不知鬼不觉拆卸的几万字论文来证明我的能力,只为弥补我[应对监管者]那一部分几乎零蛋的学分。但是导师统统只回了一句话:
“不敢面对监管者的求生者不是个好求生者!”
我只能继续在日常演习里挣扎、刷我的平时分了。老天保佑这次我能遇到一个佛门监管同学。保佑保佑。


啊啊。然后,那天的演习开始了。我和往常一样一出生就蹲进了草丛里,然后缓慢的爬行。这向来是我的战术,为了避免和监管者发生正面对峙,我都是以蹲代步的。我在脑袋里打着算盘,想我偷偷地搞完五个电机,偷偷溜走,不被任何人发现,今天的演习就算苟活过去了。
嗯拆拆拆…
但是,突然一个声音在整个地图里响起来了。四周一片寂静,只有密码机的吱呀声,连乌鸦都不愿意飞走。所以那个声音显得格外清晰,直冲进我耳朵、我心里了。
“你在哪里?”
疯了吧!他居然在喊我?
我内心紧张,深呼吸,不理他。开着电机的手颤抖,一面左顾右盼不忘警戒,一有风吹草动就立刻蹲下。滴滴滴的机械运作声入耳,手指飞也似的在键盘上运作。一条条电报迅速破译,一次次校准精确化解。汗水随着脸颊滑下,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也再无心去管那人。丰富知识在脑海里尽数展现,维修、调试、解码,高速操作——完美,零失误,收工。


但是他的声音又传来了,“你到底在哪里啊。”
那声音像是很远,又像是很近。我停下手指,抬起头望向浓雾的那一边。我突然意识到这声音有点儿熟悉,再仔细听听。忽地明白,立刻心里有了光了。我手一压合上箱子,复拎起一旁被我丢掉的小工具箱——看来今天有救了。我满心欢喜,不再绞尽脑汁思考怎么作弊或者是苟了。我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张开双手拢在嘴边,大声挑衅回去。
“我不告诉你——”
“你猜猜我能拆你几个椅子?”


说罢,我一回身,内心窃喜着钻进了浓雾之中。


2.
这场闹剧最后以我的求饶为告终。
当然,他原话是“如果你没那么皮,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我悻悻然从柜台前端了汉堡套餐回来,见正他坐在桌边哼歌。于是我也在他一侧坐下,也懒得招呼他,抓起汉堡包就往嘴里塞。而他却仍旧一副优优雅雅的样子,捏了根薯条尝尝,就慢悠悠品起了咖啡。
我想骂他。


是的…我正在与隔壁监管学院的杰克交往中。
我们是从大一就开始谈恋爱的,当时我是在一场演习中认识的他。那时的我刚来到这所学院,还不知道实际的一些操作流程,就满地乱跑,很不幸地被这家伙盯上。我慌慌乱乱,他却一副悠悠然的样子,愤怒的我一个板子就狠砸到了他的脑袋上。
“…喔。你还砸我。”
由此开始了一段孽缘。


后来我经常偷偷跑去监管学院找他,热恋中的女孩,即使面对的是天王老子也无所畏惧。我翻了个墙进去——那堵墙对那边的学生来说只是篱笆,但是我太矮了——好不容易翻进去,鬼鬼祟祟地摸墙走。我知道日常生活里监管学院的同学都是普通的同学而已,但我就是没缘由的怕。四周阴森森的,就连下课的钟声我都觉得怪怪的,仿佛有谁被放倒了一般。然后我见膀大腰圆的同学们从教室里走出来,有说有笑,脸上布满刀疤的粗犷男生在大声讨论在淘宝上买的充气鲨鱼娃娃在派件中,一个蜘蛛一样的诡异女孩因为体型被教室的门卡住、生气地说今晚要跑步要减肥,五花大粗近两米高满身纹身的鹿头男居然立刻把藏在书包里的可爱宠物狗放出来、欢快地溜达去了…诸如此类。
我看的目瞪口呆,冷不防身后却一只大爪摁上了我的肩膀。我吓得差点晕过去,一回头,居然是杰克,紧接着我就被他提了起来。
“我老远就看你躲垃圾桶后面?”
“我来找你啊!!!”
“下节我们要开班会的。”
“啊你们班女生多吗?我能混进去吗?”
然后突然两人都陷入沉默。半晌,我意识到了自己问的问题有多么的愚蠢,杰克此时也一副看傻子的样子。
“你说呢?一会儿学生会要来查人,你找个地方躲躲。”
然后我就莫名其妙被他关进了厕所里。

…。
???
我立刻掏出手机想大声谴责他,没想到居然有人敲门。
我打开门,看到几乎比厕所门还高的杰克站在外面。
“我靠,你进女厕所。”
“没事我们学院女生少。我给你搬了个凳子,你坐会。”
然后一只凳子被塞进了厕所里。
“等我哦。”
他把门合上,用一种不知是啥还是啥的还是啥的语调哼着歌回了班级。


其实一开始我还在顾虑,像这样彬彬有礼风度翩翩的家伙,会不会谈起恋爱来有障碍困难什么的。但是直到我和他相处后,才发现是我太天真了。
——他比我还皮得多。


比如说,当我在拆第七个椅子时,他一把把我抓住。我嗷嗷大叫,“你不挠我的呢?”
“因为你挑衅我啊。”
“你还挣扎。”
“就挣。”
“你还砸我。”
“就砸。”
“错没错?”
“我没错。”
“错没错?”
“?走开!走开!!把椅子离我远点!!放我下来!!”
“我错啦——”


比如说,当我回过神来时。
“…我的薯条呢?”
“你猜猜看。”


3.
洗完澡,我坐在床上和杰克连着麦打着游戏。艾米丽煮好了粥,还没等她喊特蕾茜就从床上一跃而下。我自然也没有客气,立马去蹭饭。听着那边男生宿舍吵吵嚷嚷,我咕嘟咕嘟喝起了粥。
“狗杰克,你又和女朋友打电话了。”
“什么时候给哥几个介绍介绍…”
我说,“他们还是单身吗?”
杰克说,“你说呢?”
特蕾茜大笑,“算了吧,他们有玫瑰手杖也没人敢追。”
杰克说,“没看到演习时候追你们这么凶?因为愤怒。”
那边的鹿头大叫,“宝宝,咬他!!”
我说,“我好奇你们寝室养狗怎么躲过大妈的。”
杰克说,“这是我们专业需要,不过最近查的严了。以前松的时候,听说还有人把狗带到课堂上去呢,那堂课正好是你们系的一个律师学长来上的,然后…”
我想,怪不得学长请假了几个月。


我说,“我今天买了新的衣服,你看看好看不好看。”
我打开了摄像头,给他看我亮黄色的新衣服。
“好看。”
他也打开了摄像头,我看到他一身松松软软的睡衣与摆在手机前的湿巾。他的礼服礼帽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桌子上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书籍钢笔与感冒药。只是床上有点乱乱的,他不爱叠被子,和我一样。他好像正在打理他的钩爪,怪不得那玩意儿一年到头都是亮闪闪吓死人的样子。
“我真的觉得你该养只猫。”
“会和我们宿舍的狗打起来的…”
说着他把摄像头转过去,给我看他们宿舍的狗。那只狗正摇着尾巴撅着屁股试图扒垃圾桶,而它的主人鹿先生正专心地泡面与等电脑上的好像是lol加载。有什么高大的人正在阳台上晃,好像在晾衣服。然后小家伙注意到了我,立刻放弃了垃圾桶,向手机里的我汪汪叫起来。
“啥时候我把它带给你看看,我记得你喜欢小动物。”
“不…这种就不用了。”


end.

评论

热度(202)

  1. 进击的丹狗张轶赫 转载了此文字
    介篇炒鸡甜qvq